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订阅 

资讯

石榴吐芳菲,人夸多子贵
——赏析2019吉祥文化“榴开百子”60克银币

钱币界    |    2019-04-26 10:10    |    来源:中国金币网

中国吉祥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智慧结晶,它蕴含着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思想和情感。从2015年开始,中国人民银行开始立项发行吉祥文化系列金银纪念币,设计师和雕刻师经过艺术再创造,以全新的艺术表达,赋予了吉祥文化新鲜的内容,诉说了“中国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2019吉祥文化金银币,有很多创新、变革和颠覆。其中最大的亮点,无疑是生儿育女主题。取消金币,主打银币,曾经领衔“老精稀”的加厚银币重出江湖。吉祥文化系列,从2015年至2019年已连续发行了五年,首次出现精制加厚银币这个全新规格;所谓加厚币是指,为凸显造币技术之精湛而发行图案完全相同,厚度及重量增加的钱币。因其压印工艺难度极高,工作模非常容易损坏,成品率很低,世界上仅有少数几个国家拥有加厚币的铸造技术。在中国,加厚币几乎是“老精稀”的代名词,所以这枚60克加厚银币,是这个系列中当之无愧的王牌;2万枚的发行量,盘子适中,能够满足收藏、投资、礼仪消费的多方需求。


“榴开百子”60克银币的设计,无论从构图经营、形象元素、表达手法,都具有强烈的民族风格。并不是一味地对“榴开百子”这个传统吉祥文化元素的照抄照搬,而是在提炼其中关键的精神内涵基础之上,综合了中国古典绘画技巧和现代艺术样式,将中国文化中的清雅、悠远,融入原本喜庆、热络的吉祥文化中。整个币面的艺术表现,具有更强烈的戏剧性和艺术张力。



2019吉祥文化金银纪念币在图案设计上较往年发行的同系列纪念币有了一个最大的变化:共同正面图案均以吉祥图纹取代了原本的国徽。使用“吉祥”二字装饰图案辅以中国传统吉祥纹饰,并刊国名、年号。其中,“吉祥”二字借用了瓦当的形式,瓦当是古代中国建筑中覆盖建筑檐头筒瓦前端的遮挡,常雕刻吉语、瑞兽、吉祥纹饰的,是中国特有的文化艺术遗产,与吉祥文化主题相契合。背景采用忍冬纹又称吉祥草,凌冬不凋,故有忍冬之称。寓意福寿延绵,幸福长久。瓦当从汉代兴起,忍冬纹则发源于魏晋南北朝时期,它们的组合表现了吉祥文化的历史悠久。正面设计构图对称严整,一方面保留了纪念币正面图案的庄重严肃性,构图形态所传达出的艺术精神与审美趣味体现了中和雅正之美,另一方面也更加贴合“吉祥文化”这个主题和传递幸福表达祝愿的内涵思想,更多了几分文化亲和力和艺术韵味。


这枚加厚银币的背面主题图案,采用的是传统吉祥文化形象元素,借鉴的是中国传统绘画语言,描绘的却是当代国人的精神面貌。


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尤其是吉祥文化中追求的圆融、和谐、吉祥和民族美学中追求的清雅、高洁、宁静,以及现代人对于传统的认同感,都浓缩在直径40毫米的币面之上。


所谓“榴开百子”的吉祥寓意由来已久,《北齐书 魏收传》记载:齐安德王延宗纳赵郡李祖收女为妃。后幸李宅宴,而妃母宋氏荐二石榴于帝前,道“石榴房中多子,王新婚,妃母欲子孙众多。”帝大喜。榴开百子,果实星悬,灿如霞火,榴粒如颗颗玛瑙般争先恐后相拥而出,这个形态、这个动势,自然而然让人联想起生儿育女、人丁兴旺等寓意,所以“榴开百子”是多子多福的最佳象征,寄予了对家族绵延、家庭和谐的美好期盼。


币面采用了传统年画风格,前景是两个孩童一个手捧成熟的大石榴,果实粒粒饱满,一个手舞足蹈,表现出喜悦之情,背景辅以石榴轮廓和石榴、石榴花纹饰。



中国传统绘画很讲究构图经营,所谓“画之总要,经营为第一”。这枚银币的构图非常漂亮,借鉴了传统绘画中特写折枝构图法,一颗以线条勾勒的硕大饱满的石榴自下而上斜列于币面上,因为这颗大石榴承担了整体画面的骨架功能,所以在刻画时进行了主观取舍,并不是单纯对物像的再现,而是以线条勾勒出造型外观,达到了似与不似的境界。这颗简笔绘出的石榴果灵动自由的斜斜地向上伸展的姿态,一下子就抓住了观者的视线,很直观地让人感受到那种生命肆意勃发的伸展态势,这个构图立刻就让币面充满了生机勃勃。斜斜伸展到右上侧的石榴花蒂,形成了一个开放舒展的形态,部分还“伸展”到了币面边框之外,这是设计上的一处妙笔,“画有尽而意无穷”,形成了与币面之外保持联系的幻觉,从而造成币面的生动感和广阔的空间,增添了币画的意境美,引发了观者无尽的联想。


这颗简笔勾勒的石榴果外,则是一片“留白”,当然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空白,而是相对于实的另外一种形式,严格地说,是一片“虚淡”,以线条淡淡勾画的石榴花果纹,铺满了这片“留白”,线条处理没有那么精细,但是和石榴果里的内容形成了内外呼应的布局,自然野蛮生长的石榴花果,枝叶相连果实错落,似乎是某一棵野生石榴树的动态抓取,巧妙带出了盎然生趣的气氛、意境。这片“虚淡”把主景的石榴果托了起来,那种动态的拉伸感很强烈,另一方面,它又是我们在欣赏过程中,视线可以停留、思想可以发散的区域,“空”和“虚”的意境让观者可以产生无限的遐想。取得了气势上的平衡,内容上的对比,节奏上的急缓。主景在开,背景就在合,主景落到实,背景就虚淡,画面中那股气流是在变化和流动中的,这种节奏很迷人,也很能体现设计者的功力。


简笔石榴果内的前景部分,是整枚银币的重心。两个仿佛从年画里跑出来的娃娃,一个手捧成熟的颗粒饱满的大石榴,似乎在向我们炫耀他的丰收果实,另一个手舞足蹈,表现出喜悦之情,俏皮的眼神斜睨一瞥,全神贯注于前面小伙伴的动向,仔细看他的眼神方向,不就是那颗累累榴子的大石榴吗?小心思让人忍俊不禁,虽然动作笨拙却虎头虎脑,惹人喜爱。这两个儿童形象都是肥胖娇憨、大头圆脸的,这个场景抓住了儿童嬉戏的瞬间动作,稚气传神,呼之欲出,把孩子们不受约束,不伪饰自己的性格特点直率地表现出来,透过这个画面,似乎可以窥见那充满活力和情趣的生活画卷。这个孩子小脸一鼓,手臂一伸,那个孩子高举双手,欲拒还迎,他们的动作仿佛是连贯的律动的,一个静态的画面,却通过这些细节上的转动处理,表现了一个完整的动作过程。浮雕处理上也非常讲究,孩子的身体线条是可爱圆润的,富有流动感的,用手弹上去似乎还有回声。所以在处理上,尽量简化他们身体上的线条转折,你看左边的孩子,从脸部到身体,只有一个大的起伏,用一条弧线一个拐弯就达到了。右边的孩子因为动作更大,所以线条处理上稍微复杂变化一些,但身体曲线线条还是做简化,复杂的都安排在手指上,让观者的视线聚焦起来。还有他们的皮肤质感,很轻薄的喷砂,感觉是透明的,让你不禁产生想把手伸进去抚摸一下,逗弄一下的冲动。


孩童手捧的石榴果则和主骨架的简笔石榴相映成趣,一颗饱满成熟的石榴果裂了开来,露出里面颗粒饱满的榴子,每一粒都丰满圆润,重叠错落之间跃动着超越自然的生命力,似乎孕育着无穷的生机。顶端的花蒂,底部的花叶,舒展娇妍,不仅与榴子形成相互映衬的写意格局,也生动地传达出了石榴果的婀娜多姿和赞叹生命的意境。


这样一枚精心布局,画面精美的加厚银币,寓意了“榴开百子”“多子多福”“祥榴呈瑞”,欣赏它,收藏它,馈赠它,因为其中寄予了儿孙满堂、天伦合欢的祥瑞内涵。


欣赏完这枚加厚银币,笔者有一个深刻的体会:吉祥文化这个题材其实很不好做,因为这些纹饰和它的表达形式,我们已经太熟悉了。放到金银币上,如果仅仅从形式上去挖掘,而不从深层去探索,黏贴复制做皮毛功夫,很难具有打动人心的情感魅力。而这枚加厚银币,笔者为什么很喜欢,就是因为它利用现代的审美意识和个性的感情体验,去诠释中国的吉祥文化,把传统文化精神内化于币画之间,又灌注了充沛的情感意识,是一枚好币。(作者:遥石)

分享到

我要评论

发布

热点推荐

推荐视频查看更多>

  • 2019吉祥文化金银纪念币

  • 2019年贵金属纪念币项目发行计划宣传片

CopyRight ©2000-2014 Chngc.net 京ICP证080121号 京ICP备1000340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