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资讯

受疫情冲击 欧洲面临经济政治双重困境

财经    |    2020-06-04 14:03    |    来源:中国金融新闻网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在2020年打乱了欧洲经济的发展节奏。欧盟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欧元区GDP环比下降3.8%,创下1995年以来最大的季度跌幅。欧盟委员会上月发布的预测显示,今年欧盟经济整体将萎缩7.4%,欧元区19国经济将萎缩7.7%。疫情带来的生产与需求的大幅缩减是造成一季度欧洲经济衰退的主因,但冰冻三尺也非一日之寒,新冠肺炎疫情更像是折射欧洲内部问题的一面镜子。在疫情带来的巨大挑战下,该地区长期以来的产业结构失衡以及欧洲一体化内部自身机制缺失被进一步放大,这也反映出了欧洲在经济、政治上面临的双重困境。


经济困境:产业结构失衡 经济增长持续放缓


事实上,在经历了2017年的全球经济同步复苏后,欧元区的经济增速就开始放缓。欧洲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欧元区19国GDP增长2.5%,创下十年来最高增速。随后的2018年,欧元区整体的GDP实际增速就下滑至1.8%。而2019年欧元区的经济实际增速只有1.2%,创2013年欧债危机以来的6年最低,而包含英国在内的欧盟28国GDP增速初值也仅为1.4%。


一直以来,欧洲经济都是典型的出口导向型,并处于全球化分工体系的最顶端,但对于贸易的高度依赖也使得其在紧张的全球贸易局势下步履维艰。近两年来,贸易保护主义的阴霾始终笼罩着欧洲大陆,从美国提高钢铝进口关税、空客非法补贴争端再到欧盟征收数字税,欧洲与美国之间的摩擦不断,由此也造成了贸易的下滑。以欧洲的经济火车头德国为例,尽管2019年该国的外贸进出口保持增长,但增速与此前几年相比显著放缓。数据显示,经价格调整后,德国2019年出口额和进口额同比分别增长0.9%和1.9%,低于2018年的2.4%和3.4%。


不仅如此,贸易增长的失速,也带来了制造业的萎缩。在2019年的12个月中,IHS Markit欧元区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连续11个月低于50荣枯线。2019年12月,欧元区制造业PMI为46.3%,第四季度制造业PMI平均为46.4%,与上季度近7年的低点基本持平,凸显出欧元区制造业持续低迷的现状。疫情的到来,则为这一问题雪上加霜。疫情和抗疫措施迫使贸易与工业生产停摆,严重影响了需求和生产。欧元区制造业PMI在4月已降至33.4,为1997年6月有记录以来的最低值,表明经营状况出现了严重恶化。产量、新订单、出口销售和采购活动均以创纪录的速度下降,而供应方面的限制则前所未有地加剧。本周一公布的最新数据则显示,欧元区5月制造业PMI终值为39.4。尽管与4月相比,该地区的制造业增长低迷状况有所缓解,但政府旨在限制公共卫生事件的措施仍在继续严重阻碍制造业的发展。IHS Markit首席商业经济学家威廉姆森(Chris Williamson)也表示:“制造业低迷似乎在5月有所改善,在一定程度上只是反映了与4月令人震惊的大幅下降相比的结果。然而,增长能否实现真正的增长势头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因为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由于社会疏远措施、高失业率和企业利润下降,国内和出口市场的需求似乎仍将受到抑制。”


与此同时,欧元区近年来以服务业为主导的经济发展模式也提升了各国遭受疫情冲击的风险。此前,服务业的持续健康增长一直都是欧元区的经济亮点,但疫情来临让这一优势化为劣势。因政府为阻止疫情蔓延而实施的封锁,迫使工厂、商店和餐馆关闭,娱乐活动被停止,欧元区服务业几乎全体陷于停滞。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欧元区4月服务业PMI终值仅为12,前值11.7,预期11.7。5月欧元区服务业PMI初值则回升至28.7,但这仍与2019年12月52.8的水平相去甚远。


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各国经济都造成了巨大负面影响,但对于经济结构失衡高度依赖贸易与服务业的欧洲而言,冲击尤为严重。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4月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将萎缩3%,欧元区整体经济将下滑7.5%。欧盟统计局预计,今年欧元区财政赤字将会达到8.5%。从行业来看,娱乐业、酒店业、旅游业以及航空业将会受到最大冲击,相关汽车支柱产业也受到不小冲击。


目前来看,欧洲经济的复苏难度不小。欧盟经济事务专员蒂洛尼(Paolo Gentiloni)表示,经济复苏可能将在今年下半年“不均衡”地开始。但到2021年年底,欧盟国家的情况或许将比两个月前疫情还没有开始肆虐欧洲大陆时更糟。蒂洛尼说,意大利和西班牙是疫情最严重的两个欧洲国家,它们的经济今年很可能会各自萎缩9%以上。其中,意大利的经济复苏将尤其缓慢。根据预测,希腊也将成为欧盟内部经济受疫情打击最严重的国家之一,预计今年经济产出将缩水9.7%。波兰受影响最小,经济衰退率为4.5%。


与此同时,欧洲的政策决策者还将面临失业问题带来的挑战。罗蒂洛尼表示,今年欧元区的平均失业率极有可能达到9%,高于上年的6.7%,明年有望回落至8.5%。他还特别提出,在当前状况下,青年群体首次就业难度将显著提升。欧洲各国短期面临着复工复产和防疫的权衡问题,长期则是公共债务迅速上升以及相关产业链的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田德文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对欧洲打击巨大,2020年欧洲经济大幅度衰退已成定局,2021年经济的反弹依旧不能弥补今年造成的损失。


政治困境:一体化进退失据 英国脱欧阴霾仍在


除了经济的大幅下滑外,此次疫情还暴露了欧盟内部机制即一体化存在的深层次问题。进入21世纪,欧洲一体化开始遭遇越来越多的挑战。特别是2008年以来,欧洲一体化面临的形势急转直下。欧洲一体化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日益紧密的联盟”,其信念基础是欧洲国家间的开放合作以及相互依赖能够为欧洲带来和平与繁荣,而如今却与这一目标渐行渐远。


欧盟成员国多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医疗卫生水平高,公共卫生治理能力较强,在全球卫生安全指数(GHS Index),尤其是传染病防控能力的排名上名列前茅,原本应该是传染病防护能力最强的一个地区。但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欧洲整体沦陷,成为全球疫情最为严重的一个地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扈大威表示,欧洲疫情发展到如此严重的程度,除了此次大流行病传染力强、防控难度大、缺乏有效治疗手段外,与欧盟在疫情扩散初期的应对不力也有很大关系。


在国际事务方面,欧盟给每一个成员国提供了协商的平台,通过某种机制达成行为共识。值得注意的是,欧盟并非主权国家,其相关权利只有在成员国一致同意下才能行使,这也使得其在初期的缓慢行动广受欧洲各国民众诟病。与此同时,为了应对国内疫情,一些成员国采取了限制甚至禁止医疗设备和物资出口以及关闭与其他成员国边境的措施,这些措施已损及作为欧洲一体化基石的“四大自由流动”。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在对意大利的致信中承认,欧盟成员国对处于困难中的意大利的求助请求反应不够积极,未能体现团结互助的精神。面对如此重大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欧洲却出现了欧盟和成员国双层治理结构,各国抗疫期间各自为战和欧盟层面协调能力不足是导致欧洲抗疫失利的重要原因。


为挽救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欧洲央行推出了一系列宽松救市措施。目前,欧洲央行选择加码资产购买以及一系列量化宽松政策成为主要的政策支持措施。但由部分成员国提出的“新冠债券”发行,却遭遇层层阻力。能否通过欧元区成员国集体信用发行特别债券,对于意大利、西班牙等国缓解财政压力、防止经济衰退至关重要。为此,法国、西班牙、意大利、比利时、卢森堡、爱尔兰、葡萄牙、希腊和斯洛文尼亚9国和欧央行,要求发行新冠债券,但遭到了德国和荷兰等国的坚决抵制。这也体现出欧盟内部的利益分化日益严重。


欧洲一体化进程自上世纪50年代开启,欧盟的规模不断扩大,成员数量不断增多,这使其影响力持续扩大,但国家之间的差异也在增加。各国拥有不同的利益,要实现统一的主权让渡十分困难。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冯仲平表示,新成员的加入使得欧盟内部原有的利益差异不仅没有趋同反而更加分化,这突出表现在南欧国家和北欧国家之间。即便是在如此严重的疫情考验下,各成员国仍旧为了自身利益互不相让,且无法形成相同的利益集团,这再次暴露了欧盟内部的道德风险、南北差距、统一财政的分歧等问题。


近年来,欧洲的政策决策者们正积极酝酿改革,希望在“逆全球化”浪潮下,为欧洲一体化进程注入活力。但这些努力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遭受到了重创。田德文表示,若欧洲一体化解决不了全局性问题,或在解决全局性问题时不能发挥核心作用,那么欧洲老百姓对欧洲一体化的认同就会降得更低,这对未来欧洲一体化建设又蒙上了一层阴影。他认为,这种负面的影响要大于欧盟为抗疫起到的正面作用。


与此同时,作为此前欧洲一体化遭遇的最大挫折——英国脱欧的阴影至今笼罩在欧洲大陆的上方。英国的出走彻底打破了欧洲一体化坚不可摧的“神话”,此后欧盟多个成员国的极右党派力量上升甚至夺得政权。传统政局遭颠覆,一体化进程的步伐放缓甚至停滞,欧盟发展方向变得模糊起来。如今,即使双方已经坚定地迈出了“分手”的第一步,后续的英欧贸易谈判仍难有进展。在此前结束的英国与欧盟未来关系第三轮谈判中,双方仍然没能打破僵局。


当地时间本周二至周五,英国和欧盟将以远程会议方式,举行脱欧后关系最后一轮谈判,在前三轮谈判无功而返的情况下,第四轮会议被视为双方处理诸多“根本性分歧”的关键谈判。欧盟首席脱欧谈判官巴尼耶(Michel Barnier)提到他对谈判前景持“不乐观”态度。谈判的主要症结点在于所谓的“公平竞争环境”规定。欧盟表示这些规定是必要的,以确保英国不会降低标准,但英国拒绝接受这些规定,因其属于欧洲法律范畴。此外,双方在渔业政策以及边界问题的安排、欧盟在英公民的身份待遇等问题上也存在分歧。眼下留给英欧的谈判时间已经不多,英国政府一直强调将在12月按时结束脱欧过渡期,将消除多年来笼罩英国经济的不确定性。然而,倘若年底英欧无法达成协议,双方贸易关系将回到世贸组织规则下,关税及贸易壁垒将大幅上升,给双方经济带来更大冲击,这也为欧洲政坛带来了长期的不确定性。


不过,未来并非一片愁云惨雾。欧洲一体化符合全球化潮流,全球化的发展进一步推进了欧洲一体化进程。因此,一体化趋势不可逆转。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贾文华表示,成员国利益冲突可能给体制带来冲击,但不会导致一体化垮台。他认为,欧盟需要针对不同国家的状况,还有欧洲面临的不同问题,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根据实际情况和现有的能力去逐步解决问题。国与国之间需要建立协商机制,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加强合作。


上海欧洲学会前会长伍贻康教授也认为,疫情对欧洲一体化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借助疫情危机,欧盟如能趁势加强团结、深化内部结构机制改革,在尊重成员国主权基础上进一步推进欧盟一体化进程,抓准方向,在共识基础上使一体化向前推进,是有可能的。欧盟历史证明,一体化往往是在危机中向前推进。

分享到

我要评论

发布

热点推荐

推荐视频查看更多>

  • 一币难求 2020吉祥文化金银币受追捧

  • 中国人民银行 2020吉祥文化币今天发行

CopyRight ©2000-2019 Chngc.net 京ICP证080121号 京ICP备1000340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