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订阅 

人物

元宵节怀念朱纯德先生

泉缘人生    |    2018-03-05 14:04    |    来源:中国金币网



今天是元宵佳节,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我忆起了已离开我们七年的朱纯德老总。再过几天就是“三八妇女节”了,这一天也是朱纯德先生诞辰80周年的纪念日。新中国现代金银币奠基人、中国熊猫金币之父、中国钱币学会开山者等,这一系列的头衔和美誉,对于朱总都不为过。我今天借此文追忆我与朱总在一起工作时的几桩小事。


和朱总初次见面是1988年夏天的某个星期天,距今已30年前之久了,但当时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恍如昨日。当时我刚刚从学校毕业分配到金币总公司财务部工作,是公司的第18名员工。报到后的一个多星期,我与大多数同事已慢慢熟悉了起来,只是与一位出国访问的领导还未曾谋面,他就是朱纯德副总经理。一个星期天下午,我和另一位同事韩东生同在公司值班,这时有人按门铃,我跑到公司门口,见到一位衣着朴素、但很有气质和风度、表情平静而轻松的中年男子,头发像是烫过一样很自然地卷曲着(后来才知道是自来卷儿)。我开门时,他冲我微笑着点了下头,然后淡淡地说了声,你是新来的吧,我是朱纯德。朱总先回到他的办公室,随后去一个装有电热水器的小卫生间洗澡。他洗好出来时,在走廊里喊了一声,“那个新来的小伙子,来我办公室坐坐”。


我进屋后,朱总示意我坐下,他一边用毛巾擦拭着头发,一边和我拉起了家常。大概记得就是问我的名字、哪里人、毕业院校,所学专业等等。他说公司刚成立,急需我们这些大学生挑大梁,尤其是财务、外汇和黄金方面的人才。我说外汇会计学过也接触过,但没有真正的实践经验。他对我说,这样已经很好了,有理论基础,相关实操经验可以在工作中自我摸索和积累。随后他激情满怀、滔滔不绝地跟我讲起了熊猫金币……。现在大家都说我每当谈起熊猫金币时就刹不住车,犹如上满了发条一般,我想这是当时朱总给我埋下的种子,现在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了。最后朱总针对我的个人发展提出了几点建议,也就是给我做了一个职业规划:1、在黄金知识和业务上多加关注,深入学习、研究和实践;2、重点研究熊猫金币补料、成本和升水规律;3、强化公文写作能力,力求短时间内能写出8000字左右,且严谨、有说服力的文章,一年内要达到随时可以提笔写出1万字的专业文章。最后,他用“你按我说的做,我现在就能想象出你20年后,会是一个熊猫金币专家和经销方面的领军人物”这句语重心长的话结束了我们的第一次见面。这段与朱总初识的经历在三十年后的今天仍分外清晰,也必将终生难忘。


说到写文章,我又记起了另一件往事。有一次下班了,朱总正要离开公司,我在值班室接到总行值班室打来的找朱总的电话,我马上叫住正往外走的朱总,请他接电话。通话时我无意间听到了几句,主要讲什么内容、什么场合谁出席等等,然后他就匆匆地返回了办公室。之后过了大概一个小时,他拿着几页写满字的稿纸交给我,说这是给行领导准备的讲话稿,晚上会有某行长的秘书来取。等朱总走了以后,我忍不住翻看起了稿子。首先感觉到朱总的字洋洋洒洒不拘一格,透射出艺术的味道,让我这个对书法艺术一窍不通的人佩服得五体投地。文中所涉及的内容都是有关央行政策的,与我们平时从事的金银币业务等并没有关联,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撰写出这样一篇精彩的讲话稿,我不由得对朱总肃然起敬。


朱总的口语表达也是很有艺术水平的,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口才好。记得有一次公司召开中层以上的重要会议,重点研究在国际金银币市场一片萧条、金币公司业绩大幅下滑的情况下,公司应采取哪些应对方式?几位公司领导和部门负责人你一言我一语,讨论得非常热烈,而朱总则一直在静静地闭目养神,也可能是在思考问题。等到大家都说得差不多了,有人小声询问朱总是否要发言。此时,他立马精神抖擞地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他说,刚才大家谈到的无非是三点,一、……二、……三、……,实际上就一回事,公司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怎么能既保住销售额不下滑,又让国际市场欢迎我们的产品。他接着说,其实很好办,多品种小批量嘛!随后朱总又分一、二、三点阐述了他的想法,与会人员纷纷点头赞同。会议明确了公司今后的发展目标,悬于大家心中的一块大石也终于落了地。会后,金币公司按照朱总提出的“多品种小批量”的战略方针,由朱总亲自圈定项目内容、亲自设计规格,亲自测算制定发行量,开启了“朱纯德时代”模式。金币总公司不仅经营业绩未降反升,更在这一时期创造出众多“老、精、稀”产品,它们至今都是世界贵金属纪念币艺术之林中的瑰宝。


听金币公司的老领导说,朱总当年是中央美术学院的高材生,在毕业留校期间又得到了著名雕塑家刘开渠先生和滑田友先生的精心指导,在艺术水平方面颇具造诣。公司当时在七号楼的会议室有一面墙原本空着,朱总一直说抽空会画一幅油画挂上填补空白,但最终没能实现。但我亲身见到朱总展现艺术功力的一些小事,却让我印象深刻。一件事是我作为团支部书记,准备参加总行3月15日学雷锋活动,在长安街边宣传央行工作,服务人民群众,此刻的我正为出宣传板报犯愁。朱总下班时看到我正对着黑板发呆,就随手拿起粉笔潇洒地在上面写下了“中国金币总公司”几个行草大字,然后又教我要用什么颜色粉笔双钩出来,再从国外寄来的钱币宣传杂志上剪下中国金银币的图片贴到黑板上……。经过朱总这位艺术大师的悉心指点,最终我们的板报被评为最佳板报,可惜当时没有拍照留念。还有就是2007年熊猫金币25周年时,朱总在家中用毛笔书写的“熊猫金币更辉煌”的墨宝现在也找不到了,也算是另一件憾事了。


更多时候,我眼中的朱总是在办公室里,对各个造币厂来京现场制作油土(橡皮泥)浮雕的制模人员进行业务指导。记得有一次,一名造币厂的制模人员正在朱总办公室制作熊猫金币的油土型,恰巧我来找朱总签字。当时朱总问这名制模人员,熊猫的前肢怎么会是这个形状,你的胳膊能抬成这样吗?边说边抬起自己的胳膊示范。看到制模人员似懂非懂的样子,朱总拿过他手里的雕刻刀,在已做成的油土型上,果断地改了两刀。仅仅两刀,油土原来雕塑成的软趴趴变了形的熊猫就像脱胎换骨一样,栩栩如生地跃然玻璃板上了,我和制模员几乎同时欢呼起来,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功力啊!


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朱总的英语水平估计也就是会说哈喽、拜拜和谢谢。记得在北京举行的一次国际熊猫金币经销商会议期间,我们在饭店的走廊里,远远地看到朱总和美国MTB银行的副总裁阿维隆先生偶遇了,还看到两个人互相用本国的语言热烈地说了好半天,当时我们觉得很好笑。等到走近了,朱总跟我们说他听明白对方的意思了,阿维隆先生说他收到新版熊猫币的图稿了,很喜欢,希望朱总抓紧时间把样币寄给他。与我同行的翻译马上跟阿维隆先生求证,事实果然如此。朱总说他告诉阿维隆先生,现在人手不够,样币会晚一个月寄出去,并且他认为阿维隆也听懂了。一问,还真是,阿维隆先生说他当时就明白了朱总的意思。简直神了,难道两个人都擅长猜哑谜?我们百思不得其解,我想这应该是两位国际熊猫金币界的高人,长期合作形成的默契吧。


刚见到了中央美术学院建校100周年金银纪念币的发行公告,我不由得想到,正是这些像朱纯德先生深造、毕业于中央美院的金币事业的前辈们,奉献了他们的才华、激情和岁月,才创造了中国贵金属纪念币40年的辉煌历史。在每一位金币人的心中,中国贵金属纪念币的开创者、奉献者所共同树立起的丰碑,将永恒屹立于此,供我们瞻仰和追随。


草木枯荣,七年一瞬。远在天国的朱总,是否还在惦念着熊猫金币未来发展的美好前景?是否也在为无数的金币文化的传承者,用毕生的激情去宣讲熊猫金币而倍感欣慰?2018年3月2日元宵佳节,谨以此文缅怀中国熊猫金币之父——朱纯德先生。(作者:李波  上海金币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精华推荐

我要评论

发布
作者简介:

作者文章查看更多>

叫我如何不心动

先睹为快。一册在手,读后感便是“叫我如何不心动”。何以心动?...[详细]

从室外到室内——2018贺岁...

贺岁系列银币从2015年伊始,每年一枚,备受期待,从2015年起,确...[详细]

我为猫狂—— 一个美国熊...

  自1982年中国第一套熊猫金币在美国、日本、新加坡等...[详细]

热点推荐

CopyRight ©2000-2014 Chngc.net 京ICP证080121号 京ICP备1000340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642